移动版

三问云南城投关联交易

发布时间:2020-02-24 16:36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 陈靖斌 广州报道

日前,云南城投(600239)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600239.SH)发布业绩预亏的公告,根据公告内容显示,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24.5亿元至29.5亿元。

同日,云南城投发布《关于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称,控股股东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集团”)拟通过支付现金对价的方式收购云南城投下属的17家子公司股权。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上述交易标的的17家子公司中,有16家为此前云南城投重资收购的“银泰系”子公司,而在彼时,这一度被视为优质资产,并为云南城投在2017年助攻销售破百亿元。时移势易,“银泰系”眼下却将被卖给其母公司云南城投集团。

也正是此举,引来外界的质疑,到底彼时收购而来的“银泰系”现下资产质量几何?如是“优质资产”,此举会否掏空云南城投?如是“劣质资产”,向来“钱紧”的母公司云南城投集团又能否兜得住?

一问:“银泰系”资产质量为何?

2020年的开年,云南城投迎来了它的“低光时刻”,云南城投预告去年第四季度出现了巨额的业绩亏损。

根据1月23日云南城投发布的业绩预亏公告显示,云南城投预计2019年度实现归属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亏损额达24.5亿元至29.5亿元。对于业绩预亏的原因,云南城投方面称,本期营收规模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造成经营亏损。此外,艺术家园以及海东方项目计提存货减值准备约4.5亿元。

同日,云南城投亦发布重组公告,根据公告内容显示,云南城投与控股股东云南城投集团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云南城投集团拟通过支付现金对价的方式,收购云南城投下属的17家子公司。

据记者了解,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这17家子公司资产总额合计为440.82亿元,负债资产合计357.08亿元,净利润(未审计)合计为-1.63亿元,而所有者权益为83.74亿元。

除去少数股东权益外,云南城投所占17家子公司的资产总额为322.73亿元,负债资产为263.17亿元,实际所有者权益是59.56亿元。而值得注意的是,云南城投2019年第三季度的所有者权益为77.32亿元。

财税专家王海分析认为,按照第三季度末的数据,这17家子公司扣除掉少数股东权益的资产总额占云南城投比例为73.21%,17家子公司资产在云南城投公司中具有较大的影响。

记者留意到,云南城投出售给控股股东的17家子公司,其中有16家为2016年至2017年期间重资收购的“银泰系”子公司,本次交易完成后,云南城投也将出清其所持有的全部“银泰系”资产。

二问:会否掏空云南城投?

事实上,收购“银泰系”曾让云南城投风光无两。

据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11月和2017年3月,云南城投两次出手,以合计45.63亿元的价格收购“银泰系”16家公司股权,两次收购完成后,云南城投在全国多个城市新增了大批地产项目。对于两次收购,云南城投公开公告表示,有助于加速云南城投的全国战略扩张,提升商业运营能力,并有效拉动公司业绩增长。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云南城投旗下在售的“银泰系”项目共有9个,实现销售收入23.04亿元,为云南城投带来超23%的销售业绩贡献。

结合云南城投2017年相比2016年44.80亿元的销售金额同比增长情况来看,“银泰系”项目23.04亿元的销售收入,不仅占全年销售业绩增幅一半以上,同时也是云南城投年度销售额首次突破百亿元的重要保证。

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度房企业绩排行榜”显示,云南城投地产业务板块首次跻身全国百亿房企行列,以108亿元全年销售额排名全国百亿房企排行榜第138位。

“9个项目仅仅占云南城投总收入的10%,但是贡献了23%的毛利,同时,其中几个项目的销售均价都比较高,应该是相对较不错的地段或者客户认可度比较高的项目。单纯从这两个方面看,这几个子公司应该可以看成云南城投中比较不错的优质资产。”王海说。

第三方研究机构负责人李鑫(化名)分析认为,云南城投此次股权转让的资产很可能是优质资产。因为云南城投业绩预亏24.5亿元至29.5亿元,而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的17家子公司里净利润(未审计)合计却只有-1.63亿元。而如果是“优质资产”,这里面可能存在控股股东云南城投集团涉嫌掏空上市公司的嫌疑。

不过,王海也认为,要进一步下优质资产的结论,则需要进一步看看这些项目的单体毛利情况,或者用价值增加值的指标进行衡量和比较。

“第一方面可以理解它疑似掏空,第二方面优质资产才涉嫌掏空,不然掏空的意义也没有,也有可能是债务重组,把劣质资产腾出来,借壳上市的话可以‘净壳’。”金融专家刘涛(化名)说,“17家公司合计资产、合计负债、利润等指标,从账面上看质量并不是太高。”

“如果是‘劣质资产’,股权转让是在减轻上市公司负担,明年可能注入优质资产进行资产重组。判断资产‘优劣’,最关键是17家子公司的财务和实际经营状况如何。”刘涛认为。

三问:云南城投集团是否吃得消?

诚如上述所言,如若上述交易标的的17家公司资产质量并不尽如人意,那么,“钱紧”的云南城投集团是否吃得消?

据记者梳理发现,2018年7月24日至今,短短一年半时间里,云南城投集团已先后17次通过“超短期融资券”募资达167亿元,其中2018年发行5期“超短期融资券”,2019年发行10期“超短期融资券”,2020年1月发行两期“超短期融资券”,发行利率均为4.8%。

值得注意的是,云南城投集团发行的17次“超短期融资券”用途均用于偿还债务和利息。

2020年1月16日云南城投集团出具的募资说明书也指出,云南城投集团存在很大的短期偿债压力。

相关数据显示,云南城投集团总资产从2007年12月的74.25亿元,增长到2019年9月末的3228.95亿元,增长43倍。总负债增长也同样迅速,从2007年12月的47.91亿元,增加到2019年第三季度的2547.94亿元,增长53倍,负债率从原来的64.5%增长至78.91%。

2016~2018年末及2019年9月末,云南城投集团有息债务规模分别为1153.34亿元、1499.72亿元、1652.89亿元和1794.78亿元,其中2020年到期债务为666.68亿元,存在很大的短期偿债压力。

截至2019年9月末,云南城投集团短期借款156.2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66.97亿元。2019年1~9月,云南城投集团净利润则为-9.56亿元。

“云南城投集团先后7次超短融募集资金64.14亿元用于‘借新还旧’,应该说经营现金流的压力比较大,这需要通过不同渠道和形式的融资来解决企业持续性面临的现金流压力。”王海表示。

李鑫则指出,云南城投集团存在将上市公司优质资产转移,去弥补控股股东自己的“窟窿”的嫌疑。“云南城投集团频频通过‘超短融’来借新还旧,是因为它资金链高度紧张,它不得不滚动超短融发债,资产负债也非常高,这个时候把子公司云南城投的优质资产股权转让过来,有可能是拿来弥补它自己的‘窟窿’。”

王海则认为:“目前,我们暂时看不出有这样的问题,关联转移定价如果是在合理的基础上制定的,那么对于云南城投和云南城投集团而言,仅仅是一笔正常的基于市场上的交易,如果这17家子公司的交易价格制定得相对公允的话,那么,也就没有‘店大欺客’或者‘客大欺店’的情况了。”

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多次致电致函云南城投及云南城投集团方面。云南城投方面在回复中表示,转让子公司股权是为“瘦身健体”,增强公司竞争力。交易尚存在不确定性,公告仅为意向性协议。此次拟出售的银泰系公司,前期为公司贡献了较好的销售业绩,资产包中还包括了11家已开业的银泰城及2家星级酒店,在当下房企融资多重受限的环境下,盘活这些资产的难度较大。为有更大的空间来发挥这些资产的作用,基于资产优化配置等因素考虑,公司拟将上述资产转让给云南城投集团。交易收回的价款,公司拟用于偿还债务和补充流动资金,减轻经营压力。

而云南城投集团方面则在受访时表示,集团当前处于混改阶段,相关问题不便公布。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