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2019房地产8大人物,改变着整个行业的未来!

时间:2019-12-10 11:29    来源:金融界

即将过去的2019年,对房地产行业来说,充满了动荡和挑战。调控放松依旧没有到来;拿地不易、卖房不易;曾经的百强房企陷入危机、濒临倒闭的个案接连出现;总裁/副总裁离职或跳槽空前频繁,被人戏称为“总是被裁”的缩写……这只是增量开发市场的故事。

存量领域,同样不太平,长租公寓频频暴雷、联合办公(现在叫新办公)盈利艰难,传统的写字楼空置率更是一路飙升,商场倒闭已经不是新闻……

越是转折期,越是困难期,故事越多。而这背后一定会是一个个的人,有成功有失败,不管如何,都值得我们回顾,因为他们都是这个行业的探索者。明源君选取了8位人物,来概括房地产行业即将过去的一整年。

孙宏斌

2012年,时任万科总裁郁亮口头上已经在说中国房地产市场进入了白银时代;2019年3月26日,在万科2018年年度业绩推介上,已经是万科董事会主席的郁亮重提白银时代。然而,孙宏斌这个2003年就放言要超越万科的地产老炮,2017年底就怼了回去——万科提出房地产是白银时代,我说这太扯了……这是钻石时代,谁的钻石时代呢?大公司的钻石时代,因为大公司在不断地合并小公司的市场份额……

2019前11个月,融创销售额超过万科,成功进入前三甲。孙宏斌的可贵之处在于不仅段子讲得好,而且有胆有识,真的是这么干的。过去几年,其一直在大肆买买买。

虽然在收购绿城和佳兆业上铩羽而归,但积累了经验,极好地锻炼了团队。所以,孙宏斌经常说自己不太会算账。这是当然是自谦,但也说明其团队的厉害。

毕竟,按照老孙的说法,每天都会收到各种求他合作或收购的信息,但最终能打动老孙的其实还是极少数的。

前不久,融创发布公告称,以152.69亿元的对价收购云南城投(行情600239,诊股)集团持有的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51%股权。同一天,一场以“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名义召开的媒体见面会在北京使馆壹号院召开。

见面会上,对于“买买买”资金的质疑,孙宏斌豪气地表示,“此次收购资金的来源,都是销售卖出来的。每个月有五、六百亿的现金,拿出100亿是很容易的。”

孙宏斌当然有底气,其2017年以不到296亿元买了王健林13个万达文旅城,马上就开始卖房子,回笼现金,至今已经销售了1600多亿元。

联想到今年以来,不少百强房企陷入危机,真如《圣经》福音书中所说的“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走。”

孙宏斌和他的融创,代表的就是整个房地产增量开发的趋势,强者越来越强,弱者不断走向消亡。

黄其森

自从黄其森2017年12月22日在接受采访时透露,“2018年泰禾将力争迈入2000亿时代”之后,黄其森和泰禾就受到媒体的高度关注。

2018年,泰禾被各路媒体研究了个通透。

今年,黄其森面对媒体表示:危机已经过去,现在的泰禾,已经没有大的问题。这得益于黄其森的果敢。其清退了众多有问题的项目,同时拿出大量项目合作,有的控股,有的只占49%,虽然带来一些损失,但迅速控制住了风险的蔓延。

这也带给黄其森不少反思:为什么一流的人才和薪酬,却做出了三流的业绩?对此,黄其森的观点是:其实大多数中国房地产企业都是草台班子,这一二十年发展太快了,更多的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不是我们个人多能干多有本事,也不是靠明星和职业经理人干起来的。

企业过千亿听着牛,实际上就是原来的百亿企业,也就是通胀起来的。都是粗放的野蛮生长,大家拔高了自己。

60后的黄其森,大学修的是工民建专业,毕业后分配到银行工作。像他这样既具备建筑行业的理论知识,又有金融行业的从业经历的科班生,在“土豪”遍野的地产界,着实不多见。

而且他的观点无疑是对的,目前那些身处危机或处于危机边缘的房企,都是过于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忽略了行情的威力。

孙嘉

今年5月8日,孙嘉辞去万科执行副总裁,出任南方区域事业集团首席执行官,以及高级副总裁。

前一天,万科还对外回应,孙嘉的履新不影响集团财务负责人岗位上的任职。可是,随后万科就发布公告宣布,孙嘉的首席财务官、财务负责人职务,将由首席风险官王文金接任。

媒体顿时都起哄万科“太子”被下放了!

孙嘉在万宝大战中立下了这汗马功劳,与当年郁亮在君万之争中的表现十分具有可比性,因此大家都把孙嘉当“太子”,是未来总裁的强有力竞争者。不过,最后祝九胜担任了总裁。

现如今,总裁没当成,还被“下放”,是不是有点太吃亏了?!

其实不然,2019年5月7日,万科宣布张纪文不再兼任南方区域事业集团首席执行官,因为前一年南方区域的业绩不佳。考虑到郁亮此前在南方区域强调基本盘,强调回款,这一调动可谓意料之中。

万科可能确实不是特别在意老大的位置,但也不能一直往下掉。对孙嘉个人来说,在区域创造业绩,无论是收入还是其他方面,或许比呆在总部更有利。

左晖

在链家快速成为庞然大物的过程中,左晖和他的公司不时受到争议。今年,争议的焦点在于:贝壳是否垄断了新房分销渠道?

2018年4月底,链家宣布成立贝壳平台,计划宣布链家网核心高层和技术人员都将直接转移到贝壳,同时将很多独家技术、数据和运营资源都开放给平台。

对左晖来说,这是一次冒险。因为,从链家到贝壳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逆向解耦过程——链家是一个集成式的系统,但行业是分散的,所以贝壳把它重新给集成起来——链家要将自己的模式延伸到全行业。

甚至链接内部不少人也不理解,链家做得好好的,而且,贝壳和链家网的很多功能都是重叠的,为什么还要做一个贝壳?

对此,左晖也并非100%的把握,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贝壳成功的可能性肯定超过51%……不过,左晖也做了最坏的打算:贝壳没做成,链家也没了!

面对贝壳垄断了新房分销渠道的质疑,左晖回应称,“渠道是开发商的夜壶,市场不好拿出来用用,市场好了就放回去……”毋庸置疑的一点是,C端越来越重要了,背后的逻辑是整个房地产市场由卖方市场转向了买方市场,左晖可能比大多数开发商更早的看到了这点,才坚定要做贝壳。贝壳的成功,也比当初最乐观的估计都要来得更快。

李和栗

10月,1987年出生的李和栗成为新任中梁地产总裁,在行业内引起不小的轰动。

85后出任地产百强总裁的,其实不多;并非二代接班的85后总裁,更加罕见。

之前,某招聘网站公布的白皮书数据显示,现在房企管理人才正越来越年轻,除了高管,城市总、项目总、业务总监等管理者的年龄主要介于35岁到40岁,部门经理主要是35岁以下的地产人。

如今很多地产公司招募副总、总监等层级的年龄段已经限制在80后,某前20强房企明确要求,总部营销负责人非80后不要,区域营销负责人非85后不要。

一方面,现在大房企自身有很完善的培养体系,让年轻人的成长速度比老一辈要快很多。虽然年轻,但他们能在企业里担当更多的职责。

另一方面,行业变化越来越快,以前积累的很多经验都失灵了。而年轻人有冲劲,学习能力强,更容易在新业务上取得突破。

相信85后乃至90后总裁,还将越来越多。

亚当·诺依曼

IPO,本应是风光无限的时刻,可是wework披露IPO招股说明书,却像美国的政客参选总统之后一样,负面开始铺天盖地。

除了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拥有wework租赁的四座建筑的所有权,用提前注册的We.Co商标赚了公司590万美元,随着wework市值的缩水,亚当·诺依曼还有各种荒唐的事被相继爆出……

最终,孙正义主导了逼宫亚当-诺依曼的会议,亚当·诺依曼自己也很识相,没有做无谓的抵抗,直接给自己投了反对票,交出wework的控制权。

曾经,wework是联合办公领域的启明星,毛大庆的优客工场就被认为是中国版的wework。

孙正义“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更好,wework现在还不够疯狂,要让它更疯狂起来”,犹言在耳。而这,何尝又不是国内很多相关企业的写照呢?

亚当·诺依曼曾被视为英雄,而一夜之间又成了狗熊。他个人确实存在各种问题,但也与他所处的大环境紧密相关。资本不是做慈善的,而如今,地主家也缺粮。

欧成效

对炒房者来说,水库论坛以及欧成效都是一个绝对绕不开的话题,欧成效通过投资房产积累了丰富财富,并且似乎乐于“分享”他的投资经验,被人封为“欧神”。

欧神被炒房团之外的人熟知是去年年初。

2018年1.11,欧神生日会上,其当着众人的面,介绍完其太太朱文倩之后,紧接着就是“我们分手吧”“离婚吧”。

欧成效,中国房地产投资圈被封神的人物,朱文倩时任美团副总裁,她还有个亲哥哥-朱啸虎。因此,这件事立刻在房地产行业、互联网行业和投资圈都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不过,自此以后,关于欧神的各种小道消息不断传出。今年,质疑其忽悠国内民众到柬埔寨等地投资的声音空前巨大。

国内“房住不炒”就跑到国外去炒,这个思路似乎并不正确。任教主都说了多少次了,最好的投资机会依然在中国。欧成效的境遇,是否反映出炒房时代的结束?!

一个地产人

前些天,演员高以翔在宁波录制节目过程中晕倒,经抢救无效去世,享年35岁。明源君的朋友圈里,大家伙一片惋惜和悼念之声。

然而,马上有地产人跳出来说,“哪个地产人不比高以翔还拼命”?!

这句话道出了广大地产人的心声。今年,马云“996是福报”,引起轩然大波。不过,对地产人来说,996或许真的是福报。因为,地产人的工作不是996,而是007。城市总带头实行16小时工作制,都不是什么新闻……

这两年,地产行业的高管,有自杀的,也有开会时猝死的!明源君的朋友圈,同样充斥着“少加班,少熬夜”的感悟。可是,感慨完了,该加班的还得加班,该熬的夜也躲不过。

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有容易二字。更何况是身处“高周转是基本功”的房地产行业。